战略与政策

澳大利亚采购攻击型核潜艇的决定,或将刺激区域内国家对先进潜艇和反潜作战能力建设的进一步投资。
2021-08-04 | BY 罗梅尔·班乐义
2020年 2月11日,菲律宾外交部决定终止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此后,菲律宾又先后三次宣布暂缓终止《协议》。2021年7月29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会面,决定撤回此前终止《协议》的要求,这一被视为两国同盟重要支撑的协议得到彻底恢复。美菲《访问部队协议》的摇摆不定,正反映出菲律宾在中美之间的艰难平衡。
2021-04-01 | BY 胡波, 李书豪
美军频繁的空中对华抵近侦察始终是中美军事关系发展的三大障碍之一,20年来愈演愈烈,风险在不断升高。
美国认为,面对中国的海上力量和更广泛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时,保持其海上能力和更大规模的武装力量至关重要,这能使美国在包括南海在内的印太地区行动,进而护持既有的美国主导的地区秩序。《海上优势》提及的战略和相关概念、更广泛的《战斗部队2045》愿景,以及更大范围的全域战概念都旨在使美国能够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权力,保持可信的威慑态势,并在必要时确保在美国界定的冲突中取得胜利。
2020-12-24 | BY 闫岩
尽管美国高官多次声称要在南海永久性部署海岸警卫队力量,然而由于财政因素制约,未来美国不太可能将海岸警卫队大规模部署在南海。但美国海岸警卫队打着渔业执法合作的旗号,以新的手法介入南海事务,对冲中国在南海的维权行动,挑战中国在南海的固有权利和主张,仍然可能成为今后美国政府南海政策的重要选项。
2020-11-23 | BY 张竞
国际社会对于北京当初决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之所以会产生如此多错误诠释与臆测,其实是对中国大陆必须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的真正原因缺乏认识所致。
2020-07-23 | BY 闫岩
中国和东盟各国需认清美国颠倒黑白的兴风作浪,否则南海将日益远离和平与稳定。
2020-06-16 | BY 饶兆斌
马来西亚的战略困境并没有解决。
2020-05-20 | BY 陈慈航
美国在奥巴马时期注重立场的所谓中立性”,强调就南海主权问题“不持立场”。而特朗普政府公开反对中国在南海的一切合理主张和行为,甚至在主权问题上“选边站”,表态时常无视国际法,说谎与混淆视听近乎成为常态。
2019-12-30 | BY 许瑞麟
南海争议和中美竞争引起了大量的公众关注。但是事实上,河内和吉隆坡(以及许多东盟国家)有关国防战略图景的连续性要远远超过变化性,它们面临着南海问题以外的更广泛的安全问题。